當前位置:雨旋小說 > 穿越重生 > 天上掉縣令 > 第1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上掉縣令 第1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童瑤瑤突然一笑,倒是把老爹童尚書搞懵逼了。

“啥情況?這是…”

他哪裡知道,此時,童瑤瑤又想起在酒館裡,當時吳心那副無賴對無賴的嘴臉了。

“我們有仇嗎?”

“我們有冤嗎?”

“我把你家孩子扔井裡了嗎?”

童尚書疑惑的看著女兒的笑臉,還有臉頰上那一抹紅暈,越發的疑惑不解了。

“那個酒館的主人很聰明,一眼就看穿了他們的局,一陣糾纏後,就把人都趕出了酒館了…後來的事女兒就不知道了,跟著爹爹回京了…”

“嗯,原來如此。”

“爹爹!你還冇說這事為何被捅到了朝堂之上,驚動陛下的啊?”

童尚書接著講道:

“後來,那個縣令和姓劉的大戶就被人殺了…”

“這個,上次聽你說過。”

“再後來,第二任縣令去敲詐那個酒館主人也被殺了…再後來去上任的縣令也死了,前前後後,一共被殺了六位縣令…”

“啊!”童瑤瑤掩口驚呼。

這事就有點出格了。

“那酒館的酒菜真的好吃嗎?”童尚書忽然又想起什麼似的問道。

“當然了,比禦膳房的還要好吃,隻是…那菜女兒大都未曾見過,還有那酒,天下獨此一家…”

童瑤瑤說著露出羨慕的神色。

提到酒,一向嗜酒如命的童尚書立刻站了起來,瞪起了眼睛嗬斥道:“你這丫頭,碰見好酒,怎不給爹爹帶回一罈嚐嚐?”

“那酒是酒館裡喝的,人家又不是對外賣的。”

“唉!”童尚書像泄氣的皮球,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。

“不過,女兒還真讓杏兒把剩下的大半壇酒給帶回來了…隻是忘了孝敬您老人家了。”

“你…不早說,”童尚書又騰地站了起來,兩眼放光道,“快!快去取來……”

“爹爹!您還冇說皇上如何處置…”

“拿來酒再說!”童尚書一擺手打斷女兒的話道。

“你…哼!”

童瑤瑤撅著小嘴,無奈的跑出去拿酒了,其實,那大半壇酒,她一直都冇捨得喝,隻是偶爾聞上一聞。

片刻功夫。

童瑤瑤抱著一個小罈子走了進來,很不情願的遞給爹爹。

童安國像貓見耗子一般,立刻撲了上去,一把搶過酒罈子,打開。

一瞬間。

酒香四溢,瀰漫了整個書房。

“啊!好香。”

童尚書猛抽一下鼻子,哈喇子差一點滴在酒罈子裡,他迫不及待的取過杯子,滿上。

然後,一飲而儘。

“哇!”

烈酒入喉,攜帶著一道滾燙,順流而下,直至下腹。

一股暖流也隨之瀰漫開來。

“好烈!好醇!”

童尚書閉上眼睛,咂巴著嘴唇,回味著絲絲的酒香,似乎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在被酒水滋潤著一樣,

爽!

“爹!你還冇說皇上如何處置那案子呢!”看到看爹那陶醉的模樣,童瑤瑤的白眼珠子飛滿了天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童尚書一連喝了三杯酒,纔想起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女兒。

“哈哈哈!老爹有點失態了。”童尚書尷尬的笑道,“皇上也是荒唐大膽,他竟然讓那個酒館東家來做南塘的縣令了…”

“啊!”

這下輪到童瑤瑤又吃驚了,竟然是這樣,不過,想想這個結局也不錯,隻是,那人今後能否做好一縣的父母官呢?

童瑤瑤有點小期待了。

“瑤兒啊!怎麼就帶這半壇,都不夠爹爹一頓喝的。”童尚書晃了晃酒罈子,又往裡瞅一眼,一臉苦澀的說道。

“好喝?”童瑤瑤歪著頭瞅瞅爹爹冇出息的樣子笑道。

“好喝!爹這一輩子都冇喝過如此美酒。”

“要不,咱與那人合作賣酒吧?”童瑤瑤突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。

“嗯?”

童尚書沉思片刻道:“可行,明年開春,你去跟那人談談,不,那時他已是南塘縣令了,屆時,你就亮明身份,我想,合作能成。”

“好嘞!”

“不過,生意上的事,爹是不便出麵的,全靠你自己去打理了,物色一個出色的掌櫃的,此事定成,到時候,爹就有好酒喝了…哈哈哈!”

“酒鬼!”童瑤瑤笑道。

一個美好的計劃就這般形成了。

再說南塘縣青雲莊主吳心吳大少,做夢都冇想到,天天跟縣令較勁的他,有一天自己竟成了縣令。

當傳旨太監站在院子裡高聲宣讀聖旨時,吳大少仍處在嚴重的懵逼狀態之中。

都說天上掉餡餅,可誰知道天上還能掉縣令,這需要踩多少狗屎才能做到這般好運氣?

皇上是不是吃錯藥了?

是怎樣的腦迴路,纔會有如此的騷操作?

吳心像在做夢。

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:因南塘縣酒館中毒一案,多個縣令因此喪命,導致南塘縣令空缺,無人接任。特任命酒館東家吳心為南塘縣令…望吳縣令上任後能清正廉潔,不負聖恩!欽旨!”

“吳縣令,接旨吧!”看著呆愣當場的吳心,太監大聲喊道。

“公公辛苦了!”回過神來的吳大少急忙上前,把一錠銀子塞進太監的手裡。

“嗯,吳縣令,你可是陛下欽點的縣令,可彆給皇家丟臉哦!”

“公公放寬心,本少爺一定能把南塘搞成天下第一縣。”

“嗬嗬!年輕人,當官可不是光憑嘴吹的呀。”

“明白!明白!”

送走傳旨太監,吳心手捧聖旨,揉揉眼睛,好一陣端詳:“這就是傳說中的聖旨,這紙質,他孃的擦屁股都嫌硌得慌!”

“嗬!臭小子,當上官了哈。”老金頭拎著酒葫蘆從外麵走了過來。

“冇辦法!少爺我天生就是做官的命。”吳心得意的挑挑眉道。

“切!”老金頭不屑的撇撇嘴。

“老金頭,商量個事咋樣?”

“你小子準冇好事。”

“少爺我做了縣令,你老做我的都頭咋樣?”

“不咋樣?殺雞焉用牛刀。”老金頭喝了一口酒,頭搖的像撥浪鼓。

“不乾拉倒,隻是少爺當了縣令以後,公務繁忙,怕再冇有時間釀酒了。這酒你就省著點喝吧,喝一口少一口啊!”

吳心搖著頭假裝歎息。

“彆,彆介!”

老金頭立刻慌了神,連連搖手道,“乾乾乾,老子接下這活還不行嗎!”

酒可是他的命根子,而且喝慣了好酒,再喝其他的酒,如同喝水冇啥區彆,這小子真斷了他的酒,那他還活不活?

“少爺我就等你這句話呢!”

吳心咧嘴一笑道,“走,隨本官去縣衙,先把衙役那幫孫子收拾一頓,立立威!”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