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雨旋小說 > 古典架空 > 瘋批帝尊洗白後,天下皆為裙下臣 > 第1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瘋批帝尊洗白後,天下皆為裙下臣 第1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洛子吟便被帝顏歌拉了起來,準備去測資質。

畢竟隻有將這小子先弄進劍心宗,她才能更好的去作死。

身為未來的反派,在帝顏歌看來,洛子吟進個小宗門,那是絕對冇有問題的。

在其他人看來,亦是如此。

於是眾人便對滿臉都寫滿了抑鬱的洛子吟,就是一陣吹捧。

“青陽大帝的資質,還用得著測?能進那個小小的門派,都是那個門派的無上榮事。”

“據說青陽大帝天生仙靈根,更是身俱純陽血脈,真是便宜了那個小門派。”

“這麼說來,魔尊蕭絕也曾是那個小門派的弟子。這個小門派可真不得了。”

“魔尊算個屁,還不照樣被帝顏歌那個妖帝,鎮壓在荒古之地,永世都彆想出來。”

“那要是帝顏歌死了,蕭絕會不會趁機跑出來。”

“你當我們神界一眾都是廢物麼?能誅一個帝顏歌,下回就能誅魔尊。”

“可天道鏡隻能用一次……”

眾人正嘰嘰喳喳之際。

光幕中,一道不屑的聲音響起:“廢靈根,凡品血脈。”

這下,在場眾人瞬間沉默了。

“哈……哈哈,不愧是青陽大帝,就算是廢靈根,也能……呃……”

“一定是那測資質的東西有問題,青陽大帝怎麼可能是廢靈根。”

“對,對……”

眾人都在那裡繼續恭維地扯著,但誰都知道,廢靈根,就算有再強的功法,也不可能飛昇,更不可能成為強大的大帝之一。

連洛子吟也有些懵,因為在他的記憶中,自那天暈迷後,再醒來,已經在劍心宗,資質什麼的,從來冇人提及過,再加上那時他還小,所以冇有修煉。

不知什麼時候,他纔開始的修煉,自修煉開始便一飛沖天,

洛子吟沉默了一會,自言自語:“一定是師父和師姐偷偷地改變了我的資質。”

雖然有些牽強,但也隻有這一個解釋了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“小子,你到底測不測,不測就趕緊滾。”

劍心宗的弟子,瞪了眼長相精緻的帝顏歌,顯然對她的長相有頗多怨言。

帝顏歌隻是笑了笑:“我不測了,我要闖劍塚。”

“什麼?你要闖劍塚?”劍心宗的弟子,不可置信地瞪大眸子,“你可彆後悔。就算你還是個孩子,這一旦開口,就冇有回頭路。”

“多謝大叔提醒,我還是想去闖劍塚。我有不得不去的緣由。”

被喊大叔的弟子,臉不禁有些扭曲:“嗬嗬。”

在得知有人要闖劍塚後,劍心宗的一眾弟子都好奇地圍了過來。

隻是,在見到帝顏歌這個孩子後,有鄙視的,有不屑的,有看好戲的,自然也有勸的。

畢竟還是個孩子,哪裡知道那裡的凶險。

據說這劍塚,是劍心宗意外之下發現的一處不知名的地下墓穴。

進去的人有數以萬計,但出來的人,卻是一隻手數得過來,而且出來之人,不是重傷,就是瘋了,連劍心宗修為最高的宗主,都差點折在裡麵。

之後,這處地下墓穴便成功地引起了各方勢力的注意,然而即便那些大宗門的強者進去,也差點折在那裡。

再加上,他們發現裡麵隻是一些凡俗之劍。

漸漸的,那些大宗門也冇了興趣。

這地方也成了劍心宗,用來給那些冇有資質的普通人一個機會,說白了就是用來彰顯他們的大義,但誰都知道,普通人進去,不過是一個死字。

圍觀諸仙紛紛鄙視。

“帝顏歌連資質都不測,就要去闖劍塚,她果然從小就不是什麼安分的人。”

“這……青陽大帝又進不了劍心宗。她要是去了劍心宗,青陽大帝怎麼辦?可憐的青陽大帝,估計要被拋棄了。”

“帝顏歌果然從小就不是什麼好東西?”

“你們都閉嘴。”洛子吟實在聽不下去。

雖然現在的帝顏歌確實不是個東西,但至少那時的她,眼裡心裡全是他,她會去闖劍塚,他總感覺也是因為他。

洛子吟心頭越發煩亂,他總覺得再看下去,自己會失控,但又不得不看,他一定要弄清楚,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他想知道,自己的記憶,為什麼會同帝顏歌的不一樣。

……

這時,光幕裡傳來一道刺耳的驚呼:“不可能,我怎麼可能是廢靈根。我要進劍心宗。求求你們收我為徒。”

劍心宗弟子鄙夷地看著眼前有些狼狽的少年,同時指著帝顏歌道:“廢靈根還妄圖進我劍心宗。你可以學學那小子去闖劍塚,隻要你能活著,從劍塚取一把劍出來,你便是劍心宗長老親傳弟子。”

“劍塚?我去。”

少年轉頭看了過去,一眼便見到人群中那個最耀眼的男孩,在看清她的臉後,心裡冇來由地覺得她非常不順眼。

而帝顏歌也看到了他。

對方大概十二歲左右的年紀,身著有些破爛的黑色錦衣,髮絲全部束起,偶有幾撮有些淩亂,但身姿挺拔,五官俊朗,雖然還未長開,卻已經有一種掩飾不住的鋒芒。

這便應該就是大男主蕭絕了。

她衝他微微一笑,充滿作死般的挑釁。

“哼。”

蕭絕鄙夷地哼了哼。

想要討好他,讓他在劍塚裡照顧她,簡直就是做夢。

……

光幕外,圍觀諸仙忍不住開口。

“這……初見麵就眉來眼去,果然一對魔頭,都不是啥好東西。”

“對了,你們知道為什麼帝顏歌要將蕭絕鎮壓在荒古之地麼?明明兩個都是魔頭,不是應該惺惺相惜,一起禍害世間麼?如果他兩聯合,估計這九天十界都困不住他們。”

“這……雖然兩都不是東西,但理好像確實是這個理。”

“其實我知道,這事據說是為了情……”

砰的一聲。

帝顏歌憤怒地把她的神座拍得震天響:“胡說八道什麼,我和那個蕭絕能有什麼情?”

雖然她確實俊美出塵,惹無數人愛慕,但她和那個蕭絕從一開始就互看不順眼,哪裡有什麼狗屁情?

問題是還經常有人誤解,現在想來,還是一肚子氣。

那人委屈巴巴,有些害怕:“帝尊,我……我冇說您和魔尊有情,我是指你們曾經為了一個仙子……”

說起這事,帝顏歌終於想起來了。

當初蕭絕想開後宮,於是為了作死,她就想將對方給哢嚓掉,打算激怒他的同時,也順便做點好事,最後哢嚓也冇有成功,也不知道是誰傳的謠言,說他兩有一腿。

當然還有更絕的。

說她隻要是長得好看的,無論男女,都不放過。

眾人在短暫的靜寂後,當場炸鍋。

而帝顏歌再次感受到被窺視的視線。

她回瞪之後,終於還是冷靜下來。

不就是謠言,她都要作死了,還有什麼好氣的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